网站客服:+86 10 8838 0825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主页>人物>专家学者>周军

北京再生水行业的发展方向

时间:2010-11-01  点击:4274 次 字号+  字号-
北京市再生水行业的现状与发展
北京是水源性缺水城市,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人口的增长,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北京市水资源供需矛盾日益尖锐,缓解水资源的供需矛盾有多种途径,包括外流域调水、开源节流和污水再生利用。南水北调工程是缓解北京水资源短缺的根本措施,但由于种种原因,要达到向北京输水的目标还需要较长时间。全社会节约用水取得了卓有成效发展,但进一步挖掘潜力也比较困难。相比而言,污水再生利用就成为了缓解水资源紧缺的重要举措。

北京再生水行业的现状

北京市每年通过城市污水处理厂二级处理后形成的达标排放水约6亿立方米,作为再生水的源水,具有不受气候影响,取用集中便利、水质较为稳定等优点。如加以利用,将成为一个可靠的新水源,同时还可节约大量的优质饮用水资源。

作为较早展开污水资源化实践的城市, 20世纪80年代北京陆续实施了一些小型污水再利用工程,主要为小型中水设施,即利用建筑本身产生的污水或污染较小的洗涤水,经处理后用于冲厕所和庭院绿化等市政杂用水。进入90年代,随着高碑店、酒仙桥污水厂相继投运,特别是高碑店污水处理厂再生水回用项目的建成,北京市再生水利用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北京市相继出台并不断完善再生水利用的政策和法规,再生水利用规模急速扩大,管网建设不断扩张,再生水经营企业不断转变思路,取得突破,工作核心已由基本建设转到供水保障。北京市再生水利用水平已走在全国前列。以高碑店污水再生利用工程为例,简要介绍其建成至今的发展历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9-2006,高碑店污水再生利用工程1999开工建设,2001年投入运行。日供水能力可达47万立方米,其中一部分出厂向北至高碑店湖,作为高碑店湖景观用水的同时,替代通惠河上游来水满足第一热电厂冷却循环使用;另一部分出厂向南,途中为华能热电厂供水,然后至第六水厂经深度处理后,经管线输送东便门、南二环沿线和西便门。主要用户包括东郊工业区的化工二厂,沿线的四大公园龙潭湖、天坛、陶然亭、大观园,住宅小区如百环家园、富丽城等,还有沿线的绿化、环卫、洗车等。但由于东郊工业区搬迁,高碑店污水再用工程自2001年运行起,经深度处理后的供水量一直仅维持在2万立方米/日的低水平,远未达到17万/日的设计要求。

第二阶段2006至今,2006年5月开工建设高碑店中水西送工程,工程以原有管线(天坛南门)DN1200为起点,沿南护城河、西护城河、永定门引水渠铺设管线分别至石景山热电厂和高井发电厂,途中经大观园泵站、八一湖泵站和刘娘府泵站提升输送,日供中水8万立方米。中水西送工程自2007年5月投入运行至今,两电厂需水稳定,充分体现了工业冷却循环的用水优势,每年近3000万立方米的用水量,替代原官厅水库供水,有效地缓解了官厅水库缺水的现状。

高碑店再生水利用工程实现了首例长距离跨区域调运再生水,东起高碑店西至石景山全程近50公里管线,经三级提升泵站。这一巨大的尝试与改变是依据北京市水资源政策经科学的分析后作出的。2005年实施的《北京市节约用水办法》进一步明确“统一调配地表水、地下水和再生水”,首次将再生水正式纳入水资源,进行统一调配,成为了重要的组成部分。正是在政策的推动下,北京市再生水利用规模不断扩大。

按照2001年北京市出台的《北京市区污水处理厂再生水回用总体规划纲要》要求,2002年至2007年期间北京市投资近15亿元,由北京排水集团所属京城中水公司陆续建设完成酒仙桥再生水厂(6万立方米/日)、吴家村再生水厂(4万立方米/日)、清河再生水厂(8万立方米/日)、方庄再生水厂(1万立方米/日)、小红门污水资源化再利用输水泵站工程(30万立方米/日)及400公里配套管线,实现再生水年供水能力3.5亿立方米。2015年前北京规划市区还将继续投资近百亿元,对现有8座污水处理厂实施升级改造工程。污水处理厂升级改造的直接目标是提高现有污水处理厂出水水质,从排放标准提升至使用标准,达到再生水利用标准。最终目标是通过调配再生水更大程度地改善中心城水环境,形成各供水区域的联通,进一步提高全方位的调配功能,重点是补充干涩、断流河道,满足北京市整体水系的用水需求。届时生产能力达到267万立方米/日,年供应优质再生水能力达到9.7亿立方米,输配管网达到700公里。

随着再生水设施的逐步规模化,再生水利用事业逐步走上大发展时期。2006年再生水占北京市全部供水水源总量的10%;2007年再生水供水量达到4.8亿立方米,占全市供水水源总量的14%;2008年再生水供水量达6.2亿立方米,回用率达到50%,再生水利用量首次超过地表水(5.7亿立方米)。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北京市正式确定中水价格为每立方米1.00元,由生产供应单位向用户按使用的水量计量收取,在价格体系中确立了再生水的地位,为再生水经营企业注入了运行活力。

北京再生水行业的发展方式

作为北京市第一家专业再生水经营公司,北京京城中水公司的经营轨迹比较充分地体现了北京市再生水事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与不同目标,既“初期以设施建设为中心,确保再生水生产能力,‘有水可用’;中期以推广利用为重点,实现‘用起来’的目标;长期以安全供水为核心,统筹‘设施、水质、管理’三大业务,保障再生水供水的安全性”。

初期以“设施建设”为中心,确保再生水生产能力,也就是“有水可用” 。依据《北京市区污水处理厂再生水回用总体规划纲要》实施再生水厂工程建设的同时,结合北京市政道路建设的特点,积极跟进规划部门的道路建设方案,以再生水厂为核心,以潜在用户为半径,展开管网的铺设,逐步建立了区域性的供水系统。

中期以“推广利用”为重点,实现“用起来”的目标。一方面,京城中水公司千方百计利用媒体宣传再生水利用的价值、意义和安全性。另一方面,京城中水公司通过大量的市场分析和客户分析工作,最终确定工业生产、农业灌溉、河湖补水、园林绿化及市政杂用等主要用户的优先发展等级次序。2008年,中水公司向外供水1.9亿立方米,其中为工业用户供水1.02亿立方米(包括石景山热电厂、太阳宫热电厂、高井发电厂等5家);为农灌用户供水5200万立方米(大兴农灌);为景观及河湖补水3200万立方米(包括清河、清洋河、西土城沟、小月河、奥运龙形水系、圆明园等);为园林绿化用户供水100万立方米;为市政杂用及小区用户供水310万立方米(国家体育场、国家体育馆、国家游泳中心等)。

长期以“安全供水”为核心,综合统筹“设施、水质、水压、服务”四大环节,保障再生水供水的安全性。

“供水安全” 概念的提出则是京城中水公司经营思路的重大转折,是对自身定位的重新认识。虽然从工艺技术程序而言,再生水是污水处理的延伸环节,但是再生水要输送至用户才能实现利用的目的,要直接面对用户,要承担公共安全责任,因此再生水专业公司带有供水企业的性质。不仅要确保再生水水质、管网的压力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而且要确保相关设施的安全运行,并保持不间断供水。

目前,北京市再生水利用事业正处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转变的重要时期,一方面需要再生水运营企业强化内功,继续建设高水准的供水保障能力,另一方面需要政策的持续扶持。

再生水毕竟是新鲜水源的替代水源,且受气候、季节、用户需求管网、加压站以及出水口配套设施等影响,因发展时间不长还要不断积累经验,再生水既具有产品的特殊性,即公益性以及上述的局限性,也有经营性企业求利的基本特质,所以它的长远发展需要充分考虑特殊性与一般性。完全靠市场机制运作无法发展,必须靠政策上不断调整进一步持续扶持。



为缓解水资源紧缺的状况,北京市先后出台《北京市中水设施建设管理试行办法》(1987年)以及《关于加强中水设施建设管理的通告》(2001年),对北京市规划市区中水设施的建设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但是,随着北京再生水事业逐步走入大发展时期,上述文件已经不适合现有发展状况,特别是再生水经营企业面临建设投资、运行费用、供需矛盾等系列不能完全由自身和市场解决的问题,而且再生水利用事业的公益性质非常显著,是节约用水的重要措施,社会效益远高于经济效益,需要政府予以相应的政策支持和资金保障。

第一,   建立稳定规范的政府投资渠道,保证再生水利用设施建设的资金需求。

第二,   在再生水推广使用的初步阶段,应确定再生水专业公司基本的运行单价成本,并据此对再生水专业公司给予一定的运行补贴,以保证设施的正常运行。随着企业市场融资能力增强、再生水水费收入增加,逐步减少政府补贴,形成良性运营的循环机制。

第三,   制定分类价格,对工业用户、绿化用户、河湖补水用户、居民冲厕用户进行差别定价。逐步由不完全成本阶段进入完全成本阶段,进一步减少政府的补贴,提高企业的运作能力。

第四,   进一步修订完善现有再生水水质标准,扩大使用范围。当再生水达到《城市污水再生利用城市景观环境》(GB/T 18920-2002)标准并用于城市河湖景观用水的,应明确“买单”单位。

第五,   制定再生水利用管理办法和相关法制条例,确保各项工作合规、合法。

在企业的供水保障方面,基于再生水专业经营公司具有的供水企业性质,安全供水应是其“第一要务”。

一方面,再生水专业经营公司要注重强化企业内功,进一步提升和浓缩“设施建设与运营、销售服务、应急抢险、内部规范管理”等综合能力,完善硬件建设,实现“三个确保”,即水质安全合格、用户用水安全、第一时间反应与迅速应对。另一方面,再生水作为替代产品,必然有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如何展现再生水产品效益、巩固市场也是再生水企业面临的课题。

因此,再生水专业经营公司要以对现有大用户的优质服务,作为巩固市场和展现效益的经典案例,特别是成功完成奥运期间的供水服务保障工作,提供了成功的经验。不宜贪图“长而散”的发展效益,应注重再生水市场的内涵积累,集中精力,打造再生水服务精品,使再生水效益(特别是社会效益)高于其局限性。

  结论与展望

    “十一五”期间是北京再生水事业发展的关键时期。北京再生水的发展里程以及再生水企业的实践共同表明:政府的政策保障和企业的供水保障是大力推进再生水发展的最重要的两大措施,是再生水得以“流动”起来的基本动力。只有两者兼备,共同发挥保障功能,北京再生水才能继续大力发展,为建设节约型社会、营造和谐水环境做出贡献。